三峡蓄水这些年,关于植物保护这一课,交出了怎样的一张答卷呢?

  早在三峡工程的论证阶段,植物学家就提出,三峡水库蓄水之后,疏花水柏枝、荷叶铁线蕨等珍稀植物会受到淹没的直接影响。有人预言,这两种植物都生长在175米淹没线以下,前途堪忧。那么,三峡蓄水这些年,关于植物保护这一课,交出了怎样的一张答卷呢?

  疏花水柏枝可担重任?

  

    

  疏花水柏枝( Myricaria laxiflora ),柽柳科,水柏枝属,直立灌木,叶呈披针形或长圆形,密生于当年生绿色小枝上,像柏树嫩叶而得名;花粉红色或淡紫色;子房呈圆锥形,蒴果呈狭圆锥形。1984年,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研究所在三峡地区发现其模式物种并为其定名。该物种仅分布于长江流域四川省、重庆市和湖北省,被确定为极度濒危灭绝物种,在三峡大坝蓄水之后,曾被认定为已灭绝物种之一。

  疏花水柏枝通常长在河岸和路边,不太高,一蓬蓬的绿叶间,点缀着不起眼的小白花。2008年,在三峡大坝下游约100千米处的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镇沙滩上发现了疏花水柏枝的野生居群。这片野生居群的发现,扭转了三峡工程蓄水会导致该物种灭绝的学术观点。不久,在湖北省宜昌市长江段胭脂坝上,也有大批野生疏花水柏枝被发现。2014年,四川多地发现疏花水柏枝,这是该物种首次在四川被发现。

  科学家发现,疏花水柏枝有着特殊的“反季节”生长周期,每年春夏时期,江水上涨,疏花水柏枝的枝干全部腐烂,但它的根系在水底数米仍能“呼吸”;到了秋冬季节,当河滩露出水面,它就开始从沉积物中汲取养分,迅速地生长繁殖。同时,由于其具有在汛期水下生存达半年之久的神奇功能,科学家已经考虑在三峡水库的消落带上移栽这种植物。

  目前,随着环境的不断变化,疏花水柏枝的野生资源分布也逐渐萎缩,那我们是不是就听之任之了呢?并没有。在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三峡苗圃研究中心,仍有大量实验室培育的疏花水柏枝。科学家像园丁一样浇灌着它们,呵护着它们的幼苗。时值冬日,疏花水柏枝幼苗被覆盖上一层既保温又透气的塑料膜。当成年时,让它们回归到原始生活的地方。

  荷叶铁线蕨的新家园

    

  荷叶铁线蕨( Adiantum reniforme ),中国特有种,铁线蕨科,铁线蕨属。多年生草本植物,兼有药用价值,其根状茎短而直立,叶簇呈圆形或圆肾形。上面深绿色,光滑并有同环纹;下面疏被棕色的长柔毛,叶缘具圆钝齿,长孢子叶的叶片边缘反卷成假囊群盖。荷叶铁线蕨主要分布在重庆的万州、涪陵、石柱县等地。1984年, 《中国植物红皮书》将其列为二级稀有濒危植物;1996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》中,将其列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。

  荷叶铁线蕨是一种古老植物,也是三峡地区的特有植物。它靠孢子繁殖,在早春发叶,7月后形成孢子囊群,8~9月孢子陆续成熟。在植物群落中,处于伴生地位,常躲在其他植物之下,一定要等到这些植物都不再生长了,它才慢慢生长。它对生境如此挑剔,以至于野生种群仅仅断续分布在万州新乡、小沱山、杉树坪及石柱县西沱,海拔150~320米的地带。

  在1991年发布的《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环境影响报告书》中,科学家认为蓄水将淹没其主产地,可能保留小片散生地,但若保护不力,其自然分布的产地可能会消失。对于这个物种,科学家采取了迁地保护的策略。在三峡苗圃研究中心,亦可觅到荷叶铁线蕨的踪迹。实验室里,科学家用“组织培养”方式繁育它们的下一代,种质资源圃中,随处可见不同生长阶段的荷叶铁线蕨的蓬勃身影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三峡苗圃研究中心是三峡特有珍稀植物的庇护所、孵化站和幼儿园。除了公众关心和关注最多的疏花水柏枝和荷叶铁线蕨以外,这个科研机构还抢救保护了87科356种植物,每年都有大量的珍稀植物如珙桐、红豆杉、红花玉兰、巴东木莲等从这里运往三峡和金沙江的野外。它们始于根芽,长于树木,最终回归自然的怀抱,点缀于长江两岸。

发布日期:2018年08月28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