砥砺奋进 喜迎十九大
清江水电联调成为经典范例

  

  本网讯(金文霞)秋汛晚来急。继9月9日至10日,清江迎来入秋以来第一场大雨后,18日至19日,又一场大雨不期而至。两场及时雨,累计降雨量分别为66.4毫米和62.7毫米,洪峰流量均超过2000立方米每秒,两次降雨总来水量5.5亿立方米,折合电量约4.5亿千瓦时。截至9月22日0时,水布垭坝前水位涨至395.49米,清江公司年发电量79.55亿千瓦时,较多年同期偏多51.3%。这意味着完成全年发电量无疑,年末高水位蓄水成功,主要水量拦蓄在对发电最有利的最上游的水布垭水库里。水、电调度操盘手是清江梯调中心。

  梯调中心是清江公司于1999年组建的全国第一家梯调管理中心。2005年隔河岩、高坝洲实行远方集中控制运行;2010年水布垭电厂机组控制权移交梯调中心。至此,清江梯级电厂全面实行集中控制运行。“用好每一方水,调好每一度电”,成为清江梯调的上墙宗旨。

  

  每天上午9:30,梯调中心召开日生产例会,分析气象等情况、安排发电计划(摄影:金文霞)

  清江拥有高坝大库。水布垭坝高233米, 隔河岩坝高151米,前者拥有183.5米的机组额定水头,后者拥有103米的机组额定水头,都是令业界羡慕的高水头。高水头意味着单位电量水耗较低;水布垭总库容45.8亿立方米,下游的隔河岩总库容33.4亿立方米。一个多年调节,一个年调节,而且多年调节的还在最上游一个梯级,这就为清江水调创造了好的先天条件。

  守着这么好的库坝,怎么样把这么好的基因释放出来?怎么样使水库调度与电力调度有机结合起来,发挥出最大的经济效益?10多年来,梯调中心一直在摸索与实践,不仅建立了自己的标准体系,还于2013年形成了一套独家“秘笈”――清江梯级水电联调。

  “清江梯级水电联调将长、中、短期计划相结合,长期:从年末开始谋划第二年清江梯级水库调度策略,这份策略就是指导全年发电的基本准则。中期:根据清江汛期特性,4月份制定清江梯级电厂汛期运行方式安排,8月初制定清江汛末蓄水计划及运行方式安排,10月底制定梯级电厂供水期运行方式安排。短期:根据天气预报、电网信息、检修情况、梯级水库水位控制目标等情况综合考虑,通过日例会制度会商后制定近期运行方式安排并滚动调整。在不影响全年发电任务的情况下,年末尽可能抬升水布垭水位,为下一年发电蓄得一库好水,也为一季度开好局。汛前通过发电腾出库容,汛期充分利用来水多发电,枯季利用梯级水库的调节性能,充分发挥梯级水头效益。梯调中心推行实时调度,通过实时监视梯级电厂机组运行情况和水雨情信息,开展厂间负荷转移、厂内负荷分配、合理安排开停机方式,减少小出力运行时间和穿越震动区次数,提高机组负荷率、动态控制高坝洲水位,节省运行成本,多创发电效益。”梯调中心市场部专责许红断“揭秘”。

又一个除夕之夜,清江大厦26楼梯调中心集控室,值班员关了一下365天不熄的灯光,俯瞰着城市的温馨与安宁,守护着万家灯火。

(摄影:吕新宇)

  2014年秋,清江遭遇一场同期75年一遇洪水突袭,梯调中心调停有度,拦蓄消纳得当,化风险于无形,化每一滴水为清洁优质电能,增发电量7.2亿千瓦时。

  2016年夏,清江遭遇超百年一遇特大洪水,梯级水电联调大展威力。提前腾出库容、抢占主动权,开启清江梯级三站全线满发模式、一条线泄洪模式,一天一夜,他们拿起指挥棒,野马般奔腾的洪水被他们驯服,跟随他们的节奏起舞。最大程度削减洪峰,最大程度推迟最大洪水出现时间。利用洪水过程,3个电厂累计抢发电量过6亿千瓦时。整个梯级调度过程,坚决执行省防办一系列调度指令,按照专业化规程规范操作,堪称完美。完美的梯级调度,让网调放心、让省防办放心。2016年清江流域洪水规模与1969年大水相似。1969年大水严重损毁长阳、宜都两座县城,造成严重人员伤亡。该年洪水虽然流量更大,却没有造成城市被淹、人员伤亡的严重后果,充分彰显了清江流域三座梯级电站的防洪效益。

  2016年清江公司发电量96.55亿千瓦时,创历史新高,创造了公司成立以来最好的生产经营业绩,梯级电站相继创下日、月、年最高发电量等9项纪录。

  据统计,仅2012年至2016年,清江公司发电量345.38亿千瓦时,梯级电厂合计增发电量18.18亿千瓦,水能利用提高率达到4.94%。

  “国内梯级调度做得如此精细实属少见!”在2016年召开的中国水利发电工程学会梯级调度控制专业分享交流会上,行业兄弟单位纷纷竖起大拇指。清江流域梯级开发与调度,不再是30年前的一纸蓝图、一个模式,而是一家流域水电企业的日常、一则水电联调的经典范例。

信息来源:三峡集团
发布日期:2017年09月25日